Migaloo

存档号

服药一个多月 后又 感觉产生了抗药性。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像别人的痛苦都是来自深渊,而我在深渊长大。

人类对于美化过后的痛苦趋之若鹜,但面对真实存在的问题却熟视无睹。

真的能选择的话,我不想体验这样的人生。我甚至有阵子觉得梦想,幸福和爱情难道是人类世代相传的谎话?人类真的可以变好吗?我该怎么做才能拥有快乐。你看幸福我已经不会再奢求,那么快乐可以吗?如果神明能看到,他可以帮帮我吗

家里有弟弟的她 八岁时放牛 牛啃了邻居家的粮食 她被爸爸打到嘴里都是泥土 并于小学毕业时辍学
许多年后她笑着回忆 她最喜欢的就是语文 语文老师说她写的作文非常有新意 后来上了年纪 做铁皮车 也有人和她讲 你看上去很像一名人民教师 她听得心里乐呵呵

幼年因劣等疫苗糖丸 而终生不能正常走路的他 小时候很爱画画和作文 被同学嘲笑是残疾人 一生做了三次生不如死的实验性大手术 疼得没有知觉最后终于可以下地可还是因为体检不能合格 放弃了重点高中的机会 从不太好的学校毕业以后 在期刊上发表散文 全班同学都祝贺他 但却在工作以后一直都没有提笔

幼年没有兄弟姐妹的她 看着亲人吵架打架长大 七岁时第一次失眠 对着夜空的月亮说话 她没有什么朋友 只是成天的写诗画画 小学时的漫画登上英语杂志 初中时一篇作文被批满分全年级通读 高中歌唱比赛第二 那时偷偷画画会被父亲拿出来撕毁 她心里很怕 不敢回家 因成绩偏科屡次思考自杀 那阵子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生活为何这样

我的奶奶 我的爸爸 我自己
我们都无法与自己相处 无法面对快乐也无法忘掉痛苦 苦难是长在身体里的疤 它腐烂发麻并通过血液延续给后代 我们人类难道注定都无法逃脱自己的家庭 思维模式 和痛苦的命运 第一个苏醒的人难道注定要独自承受一切 为什么 又凭什么呢

我很想救自己 我也很想救家里人 回头看我大半生力气都花在了这两件事情上
我想活下去 即便是这不怎么优秀的家庭和基因 我是否有延续它的可能
我想知道答案

假如是最后一颗

有两位家庭成员是精神分裂患者。其中一位是爷爷,2015年的时候去世了。仔细一想,我的祖辈,父辈,我自己的青春时代可以说都过得有点惨。
后来的日子稍微好过一点了,我一直希望有机会把那些故事写下来,可是太过熟悉的人,有时候往往即使是回忆都让人难受。
常常说疾病的成因像是zidan,诱因像是banji,对于我来说,zidan是什么呢?我一直成长在一个摇摇欲坠的家庭,也一直是多思多虑的性格,我从来没在这点上怀疑过什么,认为人生来如此,生来孤独,生来痛苦,生来不安,生来不容易感到快乐。



对于长辈来说,zidan是穷苦的童年,banji是那段特殊的年代。对于同辈来说,zidan可能是父母有限的受教育程度,banji…只是时间罢了。
精神疾病和心理疾病不可类比,只是曾经我真的也认为自己无药可救。

高三看过一次医生,自那之后父母包括我自己才开始对心理健康有关注,之前的每一次毁天灭地的爆发,我们都曾以为是…是我脾气大。
当时因为没满18岁,服的药是非常便宜副作用很大的安定和抗抑郁药物,还是挺过来了,尽管我心里怕得要死。
大学四年没有服药。
临近毕业的时候,又因为学业的事情和妈大吵了一架。我提出再去看一次医生。
我童年的那种不安,刻骨铭心的孤独,成年后琐事带来的疲惫,多年的怨恨又在那一次争吵中爆发了出来。我突然发现那些事没有解决。没有,它们始终存在。而我就像蝜蝂一样把这些垃圾一件一件背在身上……我想再这样下去我终究有一天还是会摔死。
我好累。
我想活下去。
救救我。

伤痕累累,披荆斩棘,戴着枷锁,强颜欢笑地活了二十多年。我的父母即便在大学期间也是选择性忽略我生着病的事实,我只好装作自己很好很开心。在昨天和爸的一次谈话中,他说他确实一直想装作我没事,也暗示我,你没有事。一周前又去看了一次医生,还是抑郁型焦虑症,好了,才不得已的承认,确实。我说没事,你终于承认我了,你终于承认我的一部分了。
他那一刻特别颓废,我明白,但是我却发自内心的感到平静。

生病的人本身是没有错的,他们只是比较倒霉而已。再一遍又一遍地给自己这样的心理暗示以后,心态变得平静了许多。


我不知道拥有这样生活的我在未来的日子里还有没有冒进或者跳跃的可能,但我真的想奋力一博。且我并不是重度患者,或多或少都有变好的可能,尽管可能要依赖药物很多年(花很多钱)

但是我认了。我不想它再影响到我正常的生活,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让它去影响我感受人间的快乐,太可惜了。

这段文字谨对我服药以后平和快乐的一周作一个总结。我希望有一天我的zidan也可以开出花来。


突然有点想念爷爷。







表白神木dd!是我心中完美的谢俞式长相了